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岗位职能

散文:父亲

时间:2020-08-14 10:51:07

  我什么都懂的,像人说的父爱如山。我懂得的,不要再说我任性,好么?很早以前,我就明白您的苦心。在上幼儿园的时候的一件小事您还记得么?那一天的早晨,我说,我要穿牛仔裤,像您一样。现在回想起来,我那真是无理取闹。那时的我真不懂事,又不是不知家里的境况,连床都是用四个板凳搁在墙的四角的年代,我竟这样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您是怎么做的呢?您哄着我说,放了学后一定跟我弄来。家里没有钱,您就厚着老脸去亲朋好友家挨家挨户的“问”有没有不要的衣服……不要以为这事你做的天衣无缝,是我第一次逃了学,本想看,您是不是去买了?或者,本就是缓兵之计?我错了,看见您竟然做这种事,我立刻我到处找您,最后在那大人家,于是使劲拉您。我只是使劲喊:“爹,那牛仔裤咱不要了,咱不要了啊!”但事与愿违,力量的悬殊太大了。很正常,我失败了。立刻,您发现我没有上学的讶然浮在脸上,立刻,马上难看了。于是,又回到了那一穷二白的老窝里。

  您罚我跪搓板,一直至中午。当时的恨,那真是想把您碎尸万段,杀了喝血那么恨。那时我真笨,竟不知您的苦心!最后,您又厚着一张脸对我的班主任说:“这孩子今天上午去打针了,没有来得及跟老师请假,真是对不起啊,真是对不起。”父亲连说了几句对不起。

  最后,父亲拗不过我,还是去买了牛仔裤。这件事圆满解决,但父亲的容颜更憔悴了。这我也懂的。

  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是母亲告诉我的。

  那时我还小,什么都不知道。甚至是连话都说不出的年龄里,母亲说,我没有喝过一天的奶粉、母亲没有吃过一天荤的年代里,父亲在跑摩的,一天跑50块钱回家,没有跑到的时候,就半夜均匀的呼吸声中偷偷爬起来,您的背影在昏黄的路灯下闪烁,但我和母亲都看得分明。只是不大记得,被母亲提起,才潸然泪下。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句话说得真对!在这种环境下,我病了。咳嗽好了就感冒、发烧。有时候又咳嗽又感冒,更严重的时候便卧床不起了。您喂过头孢,当时喝着是甜的,说起来却没什么药效。好在外婆终是带我去儿童医院,但那里贵,您怎么办?您还是跑摩的,每天赚足我看病的钱才回家。您比以前更辛苦了,那时的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只会哇哇大哭,什么忧愁都不会为您分担。我在想,我活着有什么用?不知道。

  记忆嘈杂,十几年了,您庇护我十几年了,我回报过你什么?除却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我还有一些什么可以担当?您以前常问我,给我添个弟弟或妹妹怎么样?我拒绝了。为什么呢?您肯定不知道我这么毒的心计。我想,您要是生的不是妹妹,是弟弟的话,以后的财产问题我该怎么办?您每次都问我为什么,但我却以不同理由推托。于是,问了很多遍之后,您不再问我了。或许,您应该想得到我的目的,或许,您已近在黑暗中哭泣了很多回了。

  如今,家富啦,您爱抽烟了,从最先开始的2块7的长城到9块5的黄鹤楼。过年的时候,一条一条的烟包装,让母亲和我心碎了。是啊,人说成熟男人就爱抽烟,您连酒也有啦,从最原始的,我也记得很清楚的行吟客一直到现在的关公坊。母亲说过多次,吸烟有害健康,喝酒后不能开车,您不听。曾几何时,您变了呢?只想问您,您还记得那凄苦的年代,你的孩儿去积攒瓶盖上的一毛一毛,17次后,不顾人家惊讶的眼光兑换一瓶令你欣慰的行吟客?您说,那年代是没钱,现在有钱了,我能糊口了,当然条件要优越多了。他又揉我的头发,我把头撤过去,这次似乎特别反感。是您变了,还是我们变了?

  如今,您要我给您买烟酒,我不去,您就说以前对我多好多好,我现在的多么忘恩负义的一类话,有时还说我是白眼狼,白养活了。我想说,父亲,你对我的做的事,我都记得,你对我的爱,我都感受得到,但不要用在你的借口上!

  父亲,知道么,母亲被你害惨了,吸二手烟的痛苦你是不知道的!

  父亲,我知道你对我的爱,但,为了母亲和你的孩子,可否着想一下?

[散文:父亲]相关文章:

1.散文:父亲精选散文

2.父亲的爱好散文

3.父亲的算盘-散文

4.散文:父亲的信

5.我与父亲_散文

6.父亲的爱-散文

7.散文:父亲的不幸

8.父亲的路散文

9.关于父亲的散文

10.父亲的地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