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行业发展

演讲家丹尼尔韦伯斯特

时间:2020-04-28 19:03:28

  韦伯斯特作为演讲家在本世纪才逐渐被演讲界所推重。他是 19 世纪 20 年代到 50 年代的美国四大著名演讲家之一。其他三位是亨利 克莱、约翰 卡尔霍恩和斯蒂芬斯 道格拉斯。

  但是,正是其他人,韦伯斯特实在不是天生的演说家。在菲利普斯就学期间他还很羞涩,乃至不敢在课堂上讲话。他的早期演讲也很不成样子 ---- 词藻华丽、冗杂乏味,长句子多,而且还夹杂着诸多毫无价值的东西。他的演讲技能是律师期间学就的,他很喜欢从对手那里学习演讲技能。 韦伯斯特的演讲才能是他任议员和作为政治家的身份出现时充分表现出来的。

  他出生在新汗布什尔州的萨利斯特里,父母是目不识丁的家民。丹尼尔是个娇弱的孩子,但他却因此可以遍读所有可以得到的书。他的记性很好,常能通背很多篇文章。在他朗诵《圣经》时,萨利斯特里的人们常善意地聚在四周凝听。这锻炼了他将语言变成图画的能力。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 “ 回答海尼 ” 这次演讲。事端是南卡罗兰那州的议员海尼引发的,他说自由第一,国家第二,每个州所具有的自由应当大于国家的自由。

  丹尼尔应用修辞手法反驳说: “ 当我注视天空快要西落的太阳时,我不由会到我们这块国土,她曾是一个繁华兴盛的国度。而现在,由于内部的缘由,她横遭分割,人民不和、战事频繁、生灵涂炭,她宽广的胸脯被兄弟姐妹的鲜血浸染!但是,她依然是伟大的,仍遭到世界的尊敬和爱戴,这颗巨星仍闪烁着刺眼的光芒。但是有些人却怀抱着自己的座右铭疗养生息,甚么所有这些都有甚么用,甚么自由第一,国家第二,全是不明智说法、使人痛心的说教。荣幸的是不管何地都闪烁着生命的火花,太阳的光辉照耀人间,高山东大学海,连每丝风中都流淌着所有美国人的心愿 ---- 自由和国家,现在直至永久, { http://www.fWjia.COm本,资.料/来.源,于/范文.之.家 ) 一个整体不可分割! ”

  一个在 18 世纪连课堂回答题目都不能的学生为甚么到了 1830 年却能如此严谨、如此流利地作演讲呢?韦伯斯特自己写道: “ 我经常在我自己的房间里反复练习、反复背诵,但当我来到学校,只要老师一喊我的名字,看到很多双眼睛盯着我,我就不敢离开坐位了。有时候老师很不兴奋,有时候他们也只是无可奈何地笑一笑。伯克米斯特先生经常鼓励我,让我大胆尝试,但每次我都不能取得理想的效果。每次失败以后回到家里,我都不吃饭,还要大哭一场。 ”

  韦伯斯特知道自己该怎样做,但他没有能力那样做。不过后来,当他进进达特茅斯学院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心理学家亨利 卡伯特说: “ 演讲才能和表达能力到此时已完全显现出来,任何因素也禁止不了这类才能的发挥。这与他在菲利普斯就学时的情形完全两样了。他内含的才能无可避免地得到了表现。他开始喜欢讲话了,而且他的讲话很吸引听众。他很喜欢即席演讲,不过他更喜欢作有预备的演讲。他每次演讲都要作充分的预备,但他历来不看讲稿。 ”

  韦伯斯特逐渐意想到了自己演讲中华丽词语的坏处,开始向简明扼要、直截了当发展。他的语句缩短了,用词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很少用章节过量的词。

  韦伯斯特也十分留意自己的打扮和面部表情。正如传记作家杰匀斯 罗伯特 加斯顿描写的那样: “ 他走上讲台时,看上往有两米多高,实在他身高只有一米六十多点,他的头戴上帽子像一个圆盖,他的双眼就像一盆火。两道剑眉下有一双深的眼睛,就像无烟炉子一样一点即燃。 ”

  “ 他的声音能在露天场合传得很远。那是一种浑厚的声音,并没有声嘶力竭的叫喊,但那种传播能力的确十分惊人。 ”

  韦伯斯特的演讲求竟用了哪些技能?仅仅分析他的一次演讲就可以明白。

  1825 年 6 月 17 日,他在邦克山记念碑的奠基仪式上作了一次成功的演讲。当时的听众中有 40 个参加过邦克山战争的老兵,其中有拉斐特将军。他是英国人,这次来美国事作最后的访问。韦伯斯特的长篇演说中有一段是对这些老兵说的,可谓演讲尽句: “ 尊敬的人们!您来自我们可尊敬的父辈。上帝延长了你们的寿命,希看您永久铭记这庄重的时刻。您站在这块神圣的土地上, 50 年前的今天,和弟兄们、邻居们,你们肩并肩,英勇地为祖国的独立而战争。 ”

  看吧,光阴似箭、星移斗转,我们的祖国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苍天还是您头顶的苍天,大海还是您脚下的大海,然而 …… 您再也听不到敌意的***在咆哮,再也看不到杰尔斯顿上空的火光和硝烟。

  我们的这块土地上流淌着先烈的热血,点缀着先烈们的尸首;那言词剧烈的责令,那稳固成功的击退、那熟习而又陌生的口令、那犹在耳旁回响的召响 …… 这些都在您身上得到了充分的验证,然而您不再用经历这光荣而又艰巨的历史了。

  在这段演讲中,韦伯斯特天才地用语方给我们描绘了一幅可视性图画。演讲中那重复应用的 “ 您 ” 把老兵们带到戎马倥偬的战争年代。

  1850 年,韦伯斯特又在参议院作了一次出色的演讲,这可以算得上是他演讲生涯中的最后一朵浪花。这次著名的 “ 三月七日演讲 ” 后来被指控为政治失误。这时候他正雄心勃勃地想参加总统竞选,还想促使南北方的和解,但这一切都无济于事。不过,这次演讲的艺术和技能却永久载进了史册。

  韦伯斯的演讲足足进行了三个小时,他习惯性地夸大了句子前部的气力,几近每句话都以 “ 我 ” 字开头。

  “ 总统先生 ” ,他是这样开头的。 “ 我今天不是一个马萨诸塞州人的身份讲话的,也不是以北方人的身份讲话的,只是作为一个美国人,作为一个美国参议员讲话的。我要扮演一个角色,这实在不是为了我自己的荣誉和安全 …… 我是为了国家的存在而讲话的。请听我的意见。 ”

  上段话中,韦伯斯特极成功地表达了自己发言的目的。以后,他滑稽地批驳了 “ 和平脱离 ” 这类言论。 “ 和平脱离 ” 在下面五句话中连续出现了三次。

  “ 脱离!和平脱离!先生,我们的双眼是注定不会发现奇迹的。难道瓜分这么大的国家会不发生骚乱!难道火岩只在地下转动就再不会喷发出来! …… 和平脱离,简直是无稽之谈。和平脱离是一种梦想,我相信在它背后隐躲着一场可怕的战争 ……”

  这次演讲的最后几句话是这样的: “ 让我们走进明媚的艳阳天,让我们享受这自由和团结的美满,让我们的心与祖国的命运牢牢相连,让我们的志向和抱负高大面宏远,我们不当侏儒,我们要成为响铛铛地男子汉! ”

  两年后,即 1852 年的 10 月 24 日,一代演讲英豪、因病退休的国务卿丹尼尔 韦伯斯特在马萨诸塞州马什菲尔德家中往世,长年七十岁。他没有看到那场可怕的内战,也没有看到国家的完全同一,固然这一切在他的演讲中都有过天才性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