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行业发展

2016国际战争新闻

时间:2020-11-18 12:38:12

  2016国际战争有哪些新闻?下面YJBYS小编就一一为大家盘点吧!

  新闻一则:

  建设强大网军实现弯道超车 筑牢网上长城

  4月5日,美军网络司令部司令迈克尔·罗杰斯说,美军现已建成超过100支网络部队,其中27支拥有全面作战能力,68支拥有初步作战能力。他还透露,这些网络部队正在为美国网络空间的安全作出贡献,比如美国网络部队正在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发起攻击。这是美国首次公开利用网络袭击作为战争工具。

  网络空间安全已成为信息时代国家安全的战略基石。“谁掌握了信息、控制了网络,谁就将拥有整个世界”。美国把互联网作为继陆、海、空、天之后的一个新的战略空间,作为“外交箭囊中的一支新箭”,牢牢占据着网络权力的绝对优势。在网络战的战略和战术方面,美军堪称独领风骚。自1988年美军建立三军计算机应急反应中队以来,美军就研制了“逻辑炸弹”“蠕虫病毒”等网络武器,通过“合格接受者”“网络勇士”等演习,多次检验部队的网络战水平。

  建设强大网军已成为世界各主要国家的共同选择。西方军事家认为,网络战争在几秒钟甚至更短时间内,造成的破坏作用不亚于原子弹。目前全球超过56个国家陆续发布国家网络安全战略,俄罗斯的网络攻击已应用于实战,日本组建了“网络空间防卫队”,印度更是组建了多达1.5万人的网络部队。预计美军到2018年,将建成总人数为6187人,共计133支具有全面作战能力的网络部队,这恐怕还是保守数据。

  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网络主权彰显国家主权。谁掌握了网络权,谁就掌握了网络空间的主导权;谁失去了网络权,谁就会失去网络疆域的国家主权。与传统安全领域相比,网络安全的天平始终向着技术发达的国家倾斜。现在几乎所有的个人计算机和手机,操作系统都是少数国家掌控,核心芯片也存在高度垄断。这警示我们,只有拥有过硬的核心技术,才能真正根绝来自虚拟世界的安全威胁。

  网络安全是全球性挑战,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置身事外、独善其身,维护网络安全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我国历来主张网络空间不应成为各国角力的战场,更不能成为违法犯罪的温床。19世纪来华传教的英国传教士麦高温曾感叹当时的中国说:“中国人并非弱夫,只是没有组织起来。”捍卫21世纪的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同样需要组织起来,整合各种战略资源,形成代表国家意志的国家力量,在未来的大国博弈中赢得主动。

  一网联三军,处处不离芯。一支信息化军队,通过网络实现了不同军种、不同地域、不同装备的上下衔接、互联互通、信息共享,形成了基于一张网的作战力量体系。要有效维护国家安全,就要像经略海洋、经略太空一样经略网络空间,像维护陆海空天安全一样维护网络空间安全,埋头苦干,奋起直追,努力发挥后发优势,实现弯道超车,坚决捍卫网络主权,筑牢网上长城。

  新闻二则:

  中国航空发动机与燃气轮机技术取得重要突破

  今天,成都航宇超合金技术有限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展示了由该公司研发的高温合金产品、多款航空发动机叶片和燃气轮机叶片,标志着我国航空工业冶炼铸造技术取得重要突破。

  高温合金材料及单晶涡轮叶片是制造航空发动机和燃气轮机的关键材料。据介绍,在国家有关部门和四川省政府支持下,该公司核心技术团队历时3年,研发生产出两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温合金,并以这两款高温合金为母材,铸造出3种晶体结构涡轮叶片。国际权威检测机构出具的检测报告,佐证了产品的优越性能。

  新闻三则:

  探哨新疆边防:全地形越野车难过雪山梁艰难徒步

  四月,缕缕春风吹醒了西北边陲的莽原和高山。

  当气温上升、冬雪初融时,驻守在阿尔泰山脚下的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官兵前往边境地区——大萨孜,对夏季执勤哨进行踏勘。

  顾名思义,夏季执勤哨是设立在深山老林、冰峰雪海的执勤点位,官兵们每年融雪进驻,降雪撤离。而大萨孜正是这样一个执勤哨的所在地。

  融雪程度未知、道路情况不明,团长冯啊宁带着巡逻侦察分队,乘坐新配发的全地形越野车向大萨孜挺进。

  行进在崎岖的道路上,即便性能一流的全地形越野车也颠簸得厉害。车在路上跳、人在车里跳、心在肚里跳,大家就这样一路“跳”着进了山,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仿佛进入到了冰雪世界。

  官兵们告诉笔者:“通往大萨孜的路多弯道,向阳的地方雪化后全是泥泞,背阳的地方还有齐腰深的积雪。”

  在巴斯布鲁沟,我们遇到了一道高耸在道路中间的“雪梁子”,越野车连续向上冲了几次都宣告失败。“走左边,爬到山头上再下去,绕过雪梁!”冯团长观察路况后下达指令。

  左侧向阳的山梁没有积雪,却十分坎坷险峻,我们看着陡峭的山坡直皱眉。全地形越野车在倾斜45度的山梁上行进,车内的我们望着窗外的沟壑提心吊胆,反而感觉不到颠簸了。左倾、后仰、右斜、上跳……当越野车重回路面时,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绕过四道雪梁,在群山中穿行了一个多小时,官兵再次遇到困境。“前有雪梁,左右都是深壑,绕不过去,没法前进了!”战士张辉跟着冯团长走了一圈回来,向大家摊了摊手说。

  “下车!咱们走进去!”冯团长穿戴好装具,指挥大家徒步前往目的地。

  徒步,比想象中困难很多。

  道路不通,官兵从山间绕行,对体力和耐力都是很大的考验。背阳处的积雪松软,一步一陷,直没到膝,向阳处的积雪初融,一步一滑,满身泥泞。

  “这走着还没爬得快!”侦察股长孙军强突发奇想,趴到雪地上,以双手和膝盖协力向前爬行,由于增加了与雪地的接触面积,大家反而不易陷到雪里面,行进速度明显加快。见此情景,官兵们全都就地卧倒,开始匍匐前行。

  当大家爬上一处高坡,一个个早已精疲力竭。此时,战士陈海文索性向坡下滑去,没想到不但省力不少,速度也更快。冯团长一看大乐:“这招儿好使!”跟着陈海文,官兵们一个个依次滑下山坡。

  “嘿!这次探哨,走、颠、爬、滑各种招儿都用尽了啊!”当我们到达此行的目的地时,冯团长掏出望远镜一边观察,一边打趣道。

  在大萨孜执勤点附近,大家按要求对周边环境进行勘查。傍晚时分,我们顺利完成此次任务,开始组织回撤。下山前,冯团长不忘叮嘱孙股长:“雪快化完了,过几天咱们再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