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职场社交

西方国家有关银行税政策研究步入快车道

时间:2020-02-15 21:23:03

  西方国家有关银行税政策研究步入快车道

  去年金融危机爆发后,西方主要国家,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等国政府,为了防止金融危机从银行系统扩展到实体经济,纷纷动用财政资金实施紧急援助,向银行注资或将银行国有化,帮助银行渡过了危机。但危机中暴露出来的,金融机构追求高风险、高收益的冲动并没有得到有效管理和约束。

  如何加强对金融行业的监管,让金融机构为自己所犯的错误承担责任,成为危机爆发后人们不得不思考的问题。从“托宾税”到银行家奖金税,再到银行税,西方主要国家对银行业应以何种方式为金融危机承担责任进行着不懈的探索。随着G20会议的临近,银行课税政策的研究和制定步入快车道。

  一、开征“托宾税”已成“水中之月”

  金融危机爆发后,英国作为重灾区,遏制和预防危机再次发生的愿望最为迫切。去年8月,英国金融服务局主席特纳首先提出应向金融交易征收“托宾税”,一方面减少非理性的短期投机行为,避免因巨额资金的过度需求引起系统性风险,另一方面也让金融投机者为自身行为造成的负外部性承担责任,由此引发了各国关于开征金融交易税的论战。

  他的建议一度得到英国首相布朗的支持,认为引入一个全球性税收以降低银行风险的建议值得关注。他的建议在去年9月的G20峰会上也受到重视。IMF受G20委托就开征何种形式的银行税收展开调研,并将向下一次G20会议提交报告,目的是让银行为金融危机付出代价,其中就包括开征全球性 “托宾税”(或称金融交易税)的可行性。

  从去年11月7日《IMF调查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来看,托宾税并不被看好,因为没有一种交易税不能被纳税人逃避,所以IMF认为必须改向其他课税对象征税。加上美国、加拿大和俄罗斯的反对,开征“托宾税”已基本成为水中之月、镜中之花。

  二、英法美先后向银行家奖金课税

  英国深受金融危机的困扰,2009年GDP降幅达4.75%,高于预期水平,迫使政府不得不连续采取临时性增收措施,以稳定经济。由于英国政府在危机时对银行进行了大量的紧急救助,而银行在贷款尚未还清的情况下,岁末年初仍将发放巨额的红利性奖金,激起了民众的愤怒。

  一方面为了平息民愤,为大选捞取政治资本,另一方面为了筹集财政资金,2009年12月9日,英国在2010年财政预算案中提出对零售银行和投资银行(含房屋信贷互助会)等开征一次性的特别银行工薪税。 凡在2009年12月9日至2010年4月5日期间,银行向其雇员发放了超过25000英镑的奖金,那么超额部分就必须由银行按50%的税率纳税,且不允许在计算公司所得税前扣除。英国税务和海关总署3月中旬还就应税银行的范围作出了具体规定。英国财政部最初预计此税能带来5.5亿英镑的收入,随着银行开始纳税,估计此税将翻倍,达到10亿英镑。

  法国一直在筹划对银行家奖金课税,但由于担心此举可能影响到与英国之间的国家竞争力,该计划被搁置下来。英国的行动打消了法国的顾虑。法国总统萨科奇和英国总理布朗2009年12月10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的欧盟峰会上,就银行家课税问题达成共识。他们一致认为,征收此税可以避免让金融机构将来重复犯过去同样的错误,从而开辟一个更有负责感的银行的新时代,号召美国和其他欧盟成员国起而效仿。 2009年12月17日,法国经济部长克里斯汀?拉加尔德对外宣布,将对2009年银行家取得的超过27500欧元的奖金部分,课征50%的税,由支付奖金的银行缴纳。她的提议在2010年2月政府财政预算案的补充提案中得到采纳。预计此项收入可能达到3.6亿欧元,将全部用于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

  美国起初表示不会效仿英法课征奖金税,但当美国国际集团公司(AIG)在3月中旬宣布将向雇员发放总计1.65亿美元的奖金后,人们被激怒了。这家银行在危机期间接受了1825亿美元的联邦紧急救助资金,

  政府控股达80%。

  3 月19日,众议院通过提案,自2010年1月1日起,获得政府紧急救助资金超过50亿美元的银行,如果向家庭收入超过25万美元的员工发放奖金,须由个人缴纳90%的奖金税。这一提案涉及到高盛银行、JP摩根等在内的11家大型银行。参议院的提案则扩大了课税范围,凡得到政府紧急救助超过1亿美元的公司发放奖金,都将由支付奖金的公司缴纳35%的消费税,个人缴纳35%的奖金税。虽然最后的法案还有待国会在4月份批准,但总统奥巴马已表示支持这项立法,并敦促国会在提交的最后报告中向这些公司的管理者们释放出一个强烈信号,那就是这样的补偿是不能容忍的。

  三、德国最近重拾美国银行税提案

  英法宣布开征奖金税后,德国表示不会跟进,而将另辟蹊径向银行课税。2010年3月22日,首相麦克尔的发言人乌尔里克?威廉对外宣称,内阁即将通过一项银行税收,以便为未来的金融紧急援助行动融资。 3月31日,德国内阁原则上通过向银行课税,具体细节还有待6月份以立法的方式正式公布。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会后表示,柏林希望该税每年能筹集到10亿至12亿欧元,或者13.5亿至16.2亿欧元的税收收入,用于建立一个独立于政府之外的金融稳定基金。虽然这一数额与德国银行的坏账相比显得杯水车薪,但假以时日,这些积蓄就能成长为一个相当大规模的基金。而这一点也成为反对党否决这一提案的理由,认为这不过是一场重要的地区大选之前的政治噱头。

  预计所有银行都需缴纳此税,各家银行缴纳的数额由银行的风险程度(risk profile)决定,然后直接划入基金。这一过程还将伴随德国银行的改组,包括利用“过渡银行”将固体资产(solid assets)从逾期未偿还贷款中剥离出来等等。

  德国的计划得到了法国经济部长克里斯汀?拉加尔德的谨慎支持,她应邀参加了这次德国内阁会议。会后,德法两国的财政部长签署了一项联合声明,支持按以国际标准划分的银行系统性风险课税,目的是降低一些金融机构所表现出来的风险程度。他们认为这一计划需要在一个国际平台上完成,并且希望在欧盟成员国范围内建立一个银行决议制度。

  其实德国的银行税不过是美国银行税提案的翻板。今年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就提出向美国最大的几家银行征收“金融危机责任费”,以收回美国银行紧急救助计划中花去的纳税人的钱。但该税能否成功推出,还有待国会最后批准,免不了有一场“激战”。

  开征银行税的建议在英国也得到一定程度的响应。英国保守党领导人戴维?卡梅伦日前发表了类似言论,但有人认为这与今年6月的大选不无关系。民调显示,保守党在大选中处于微弱的领先优势。英国财政大臣阿利斯泰尔?达林在3月31日给其他G20财长的信中,建议开征一个全球性的银行税,且认为该税应直接纳入国家预算,而不是建立一个独立的基金。

  实际上,银行税可以更早地追溯到去年年底,瑞典向本国的银行和其他信用机构开征长期性的稳定费。它以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余额为依据,第一年课征0.018%的税,2011年调整到0.036%,争取在15年内将该税收入累积到GDP的2.5%。瑞典认为,这一数字是平息一场大规模金融危机所需要花费的经济成本。这笔收费直接划归一个稳定基金,由国家债务办公室管理。

  四、世界性的银行税最早将于6月份G20会议时见分晓

  今年4月,G20财政部长会议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届时将审议由IMF提交的有关征收金融危机税的报告。6月,由世界主要经济体首脑参加的G20会议将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如何让银行为金融危机付费将在那时见分晓。